波兰也要脱欧?

  据外媒报道,2021年10月10日,波兰多地发生了抗议示威,仅首都华沙就有超过十万人参与。

  示威人群在反对派领袖、前欧洲理事会主席唐纳德·图斯克的带领下高喊留欧口号,并反对波兰宪法法院做出的“波兰法律高于欧盟法律”这一决定。

  从中国人的角度看来,这似乎有些不可思议。最高法院认为本国法律高于欧盟法律,正是维护波兰司法独立与国家主权的表现,为何波兰人反而会不满呢?

  事情最早要追溯到今年7月。彼时,欧洲法院认为波兰国内的司法改革违反了欧盟的“法治”原则,要求波兰暂停去年设立的一个专门针对法官的纪律审查机构。波兰政府拒绝服从这一裁定,并上诉到波兰宪法法院。

  10月7日,波兰宪法法院做出裁定:欧洲法院干涉波兰司法改革的行为已经违背了波兰宪法,因此后者的要求无效。波兰总理莫拉维茨基对此表示支持,认为欧盟应当尊重每一个成员国的选择,不应该干涉成员国的内部事务。

  对此,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表达了强烈的不满。她发表声明称,波兰宪法法院的行为给欧盟带来了巨大的威胁和挑战,将采取一系列行动来消除这种威胁,包括但不仅限于暂停波兰的欧盟成员国资格、暂停发放欧盟资金等等。

  由于双方之间的矛盾持续发酵,一些亲欧盟的波兰人担心事情会变成国家脱离欧盟的导火索,因此纷纷走上街头,反对本国宪法法院的裁定,于是就有了本文开头的这一幕。

  在事态进一步恶化前,波兰外交部发表声明称,波兰日后将继续遵守欧盟的法律。外界分析人士普遍认为这是一个“降温”性质的表态,但欧盟与波兰之间的龃龉早已不是一次两次。在这个各国让渡了一部分主权才建立起来的联盟中,双方围绕着难民以及性少数群体问题的冲突,可谓层出不穷。

  在德法主导的欧盟大环境下,广泛接纳难民属于欧盟的“政治正确”,德国、法国和瑞典等较为富裕的国家接纳了不少来自中东和北非的难民。

  而波兰宗教氛围十分浓厚,全国90%以上的人都信仰天主教,社会总体非常保守,接纳难民属于绝对的政治不正确,谁要“博爱”,谁就下台,无论哪党执政都不敢开这个口子。

  2018年,波兰执政党“法律与公正”(PiS)成员多米尼克·塔钦斯基接受采访时表示,波兰“接受了200多万勤劳的乌克兰人”。但在面对欧盟强行向各成员国摊派的16万难民名额时,“一个都不接收,只要不合法,一个都不让进”。他还特别强调,这就是波兰“连一起都没有的原因”。

  在欧盟各国宽容性少数群体的政策蔚然成风时,波兰也同样因宗教原因拒绝为同性婚姻开绿灯。波兰人援引《圣经》为据,上帝认为同性恋属于不可饶恕的罪孽。如利未记十八章22节写到:“(男人)不可与男人苟合,象与女人一样,这本是可憎恶的”。

  二十章13节又写到:“(男)人若与男人苟合,象与女人一样,他们二人行了可憎的事,总要把他们治死,罪要归到他们身上”。

  除去波兰,苏联的几个加盟国,以及匈牙利、捷克、斯洛伐克等东欧国家,也对难民和性少数群体问题持强硬态度,这些国家均有较为浓厚的宗教传统,国民思想也普遍保守。

  作为欧盟最主要的资金净流入国之一,波兰人一边想保持足够的独立性,一边又想留在欧盟吃福利。这种颇有些奇怪的民族性格,其实都可以从波兰的历史中找到原因。

  在中文互联网上,人们提起波兰往往会先谈三遭瓜分,再讲二战里遭纳粹闪电战突袭而光速亡国,仿佛这个国家一直是周围强国崛起过程中的注脚。但其实波兰历史上也是曾经阔过的。

  公元6世纪左右,西斯拉夫人的几个部落之间形成了联盟,这就是如今波兰的早期雏形。经过约四五个世纪的发展,氏族中的原始公社制被封建土地所有制取代,国家这一概念逐渐形成。1025年,波列斯瓦夫一世加冕为国王,波兰完成了最早的统一。

  尽管在11世纪中叶后,波兰陷入了长达两百余年的封建割据状态,但民风剽悍的波兰人仍然在1287年的克拉科夫保卫战中给予了西征的蒙古人以沉重的打击。

  波兰的辉煌始于1385年。在波兰享有崇高声誉的雅德维加女王与立陶宛大公雅盖沃联姻,两人共同组建了历史上声名赫赫的波兰-立陶宛共主邦联。1569年的卢布林联合后,更进一步升格为波立联邦。

  1410年,波兰在格伦瓦尔德战役中给了以德意志贵族为主的条顿骑士团以致命一击,获得了格但斯克与波罗的海的出海口;17世纪初,波兰介入俄国内战,册立伪沙皇,甚至一度兵临莫斯科。

  在三十年战争中,波立联邦积极支持哈布斯堡天主教诸侯一方,对抗包括法国、瑞典和丹麦在内的新教联军。中文互联网上关于波兰“平独镇露”的梗,说的就是上述几件事儿。

  在虔诚的波兰人看来,波兰历史上最为荣耀的一刻发生于1683年。被誉为“天主之矛”的他们,在杰出统帅扬·索别斯基的率领下,以两万精锐骑兵击溃了围攻欧洲心脏维也纳的奥斯曼十万大军,从伊斯兰教手中拯救了基督教世界,让欧洲文明得以延续。

  就像在维也纳之战后便一蹶不振的奥斯曼帝国一样,波立联邦在维也纳之战后,再没迎来过高光时刻,反倒在不断的衰落中惨遭俄国、普鲁士和奥地利的三次瓜分,最终于1795年亡国,波兰这个名字在历史中消失了长达123年。

  一战结束后,波兰曾短暂复国,但在二战中又被德苏联手瓜分。二战结束后,波兰作为一个卫星国,加入了苏东集团和华约,直到苏联解体。冷战结束后,波兰于1999年加入北约,2004年在全民公投后加入欧盟。

  由于特殊的地理位置和历史背景,波兰在如今的欧盟成员国里可谓独树一帜。正因为历史上曾多次亡国,波兰格外重视自身的独立性,但波兰人的独立十分依赖那个位于俄罗斯与欧盟之外的超级大国。

  在欧洲国家普遍削弱军备的情况下,波兰不仅保留了一支具有相当实力的军队(总人数约14万人左右,与英国相当),还从美国大力购买先进武器,如F-35战斗机、爱国者导弹防御系统、M142高机动性多管火箭系统等,且驻波美军的数量也连年增加。

  对于美国人来说,波兰作为死死楔在俄罗斯边境的一颗钉子,其价值异乎寻常地高。它不仅给美军在俄边境的一系列行动提供了支点,更成了北约东扩和部署反导系统的最前沿,因此美国乐于以“保护波兰国家安全”的名义增加驻军和对波军售。

  对于欧洲来说,苏东剧变后,波兰既是向前苏联加盟国进行文化输出的对象,更是展示“欧洲资本主义优越性”的绝佳样板。

  因此,波兰加入欧盟后,欧洲各国均毫不吝惜地向波兰提供大量资金,以帮助其经济快速发展,让波兰吃了个饱。这也是它不愿退出欧盟的主要原因。

  从某种角度上来说,波兰经济的高速发展,确实让一些前苏联加盟国心动了。无论是格鲁吉亚还是乌克兰,靠街头政治上台的政府和之后的历任总统,都打出了“走波兰模式”的口号。但目前来说,还没有国家能够重现波兰式的高速增长,上述两国经济反而在国家陷入严重动荡后持续萎靡。

  因为浓厚的天主教传统和保守的社会氛围,波兰和欧盟在很多问题上很难找到共同语言,而且波兰与邻国的关系也不怎么样。2020年白俄罗斯总统大选时,欧盟和美国均指责现总统卢卡申科舞弊而不承认大选结果,并宣布对白俄罗斯进行经济制裁。

  大选结束后,白俄罗斯国内还爆发了一场旨在反对卢卡申科政府的“拖鞋革命”。卢卡申科认为,波兰和立陶宛不仅是这场运动的策划者,还在结束后大力支持抗议者继续闹事儿。

  从2021年6月起,从白俄罗斯进入波、立两国的难民激增。波兰指责卢卡申科先是通过白俄罗斯国家航空公司有组织地将来自伊拉克、叙利亚等国的难到本国的边境线上,再放难民进入波兰和立陶宛。

  为此,严拒难民入境的波兰政府,在边境上紧急修建了大量“坚固的、带有监视系统和运动探测器的高屏障”(为了避免招来批评而刻意没有使用“墙”这个字眼)。

  从地理角度上看,无论是向东还是向西,目前波兰与周围国家的关系都称得上非常紧张。不过,至少现在波兰人可以稍微放心一些——毕竟德国的武备早已废弛,当年横扫欧洲的铁十字,大概是不可能再一次闪击波兰了。

No Responses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